>
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 两张录取通知书的故事:最渺小的我,有大大的梦
新闻动态
两张录取通知书的故事:最渺小的我,有大大的梦

图片3.png


作者基本情况:

徐明越,来自安徽艺高教育,18年高考589分,拿到宁夏大学录取通知书后,放弃入学转传媒专业复读,19届安徽编导统考全省第44名,校考拿下中国传媒大学,北京电影学院、南京艺术学院等众多知名院校合格证,现已被南京师范大学录取。

2018年的夏天,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吗?当时的我,手里握着211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只要我想,随时都可以拥抱一个新的身份——可我偏不。我知道那里不属于自己,去到那里,想必连空气都是苦的。


 图片4.png


时间再向前推一年,2017年的夏天,我还是八中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准高三学生,零模的考试成绩让我膨胀,我以为只要高三正常进行,北京的名校就有希望。可是命运连这一丝微光都没有给我,它甚至把我的整个蜡烛台都端走了。高考报名后的第一天,我的左右手被诊断出患有重度腱鞘炎,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右手手臂无法做出任何大幅度的动作,包括写字。当时的我考虑的也很简单,认为只要打了两针封闭就不会再节外生枝(普通患者极限注射为三针),可谁知两针封闭也毫无作用,无奈之下,我去了北京积水潭。这一查,问题更严重了,我的颈椎也出现了较大的问题,无法完成高三的高强度练习,身体的硬件出了问题,紧接着软件也垮了,病急乱吃药的结果就是激发了——白癜风。我一度很绝望,因为对于一个高三学生来说,不知道明天自己能不能拿起笔,也不知道明天自己的身上某处会不会多出一块丑陋的白斑,十八岁的女孩心思很简单,除了成绩就是爱美,可是2017年的深秋,命运对我落井下石,我感觉什么都没了。

第一年的高考,就在这样的浑浑噩噩中渡过了,对于别人来说,这是一份很不错的成绩,对我来说,它连凑合都算不上。医生说我五年之内不能再吹空调,晚上我就把自己独自关在小屋子里睡觉,常常半夜被一身汗热醒,索性也就不睡了,我想:就这样了?难道就只能这样了?有的时候,一念之间真的很重要。

七月底,因为看到了周围同学的成功案例,我来到了我所在的机构。我的文化课分数让在场的老师以为我在开玩笑,后来和机构负责人高校沟通时,她一开始也建议我今年能走就走,但是当高校了解到我的情况,我对人生的预估之后,她毫不犹豫地带我走上了艺考的征途。

或许2018年就是多痛多磨砺的一年,2019年我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。


图片5.png


这么多年,我早就当惯了一路顺风顺水的文化课学生。对于艺考,一开始的认知是非常模糊的,而编导省统考的三大件——文常故事影评,也都是统考考前一个月时间突击上来的。我深知自己的故事和影评都属于一般水平,所以要想在省统考中取得不错的成绩,只能在文常上下狠功夫,学习方法往往是相通的,文化课上的方法同样适用于专业课,尤其是文常。统考之前,我对参考用书上的每个重点词条都进行了深挖。就像我对学弟学妹们所说的一样:“安徽省统考在这几年就已经把浅层的知识点考干净了,参考用书顶多是个目录。如果再想下功夫,就必须以重点知识点为圆心,以个人最大接受能力限度为半径进行知识点的铺开式搜索记忆,不光是书上的死知识,活的时政热点也要抓。”好在这一套打法行之有效,让我这样艺术素养不高,文化素养更上不了台面的学生,也能在省统考中取得一个相对能看的过去的成绩。


图片6.png


对于有的人来说,统考是一颗炸弹,但对于另外一部分人来说,它是一颗定心丸。而我,就是后者。统考出分后,我没有停留在长时间的喜悦中,而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校考,当时我的目标也很单一,就是中传的文艺编导方向,这个专业的文化课分数适合我,面试条件也适合我(中国舞功底还是有一些的),简直是为我量身打造,至少当时的我连上考场都是兴奋的不行,感觉势在必得。但校考,真是尽人事听天命看眼缘的事儿。所谓尽人事,就是在校考前在老师的指导下准备了大量的备考资料,这其中既有每个学校的往年的笔试真题和面试考题,也有我对当下中国传媒行业的一个宽泛的认知,虽然我不能做到样样精通,但是我都有了解一些,这样当老师在问到我类似的话题时,即使我不知道答案,我也可以往相似的点上去通融。当别的学生拿到手机去聊微信刷微博时,我选择去看一些有储备的博主、UP主、或者是公众号,越积累,越知道自己需要补充的还有太多。又所谓听天命看眼缘,就不得不跟大家说一说玩笑话,各位也就当个乐呵听哈!北京我拿到了两张合格证,分别是中传数媒和北电广编。中传数媒是我在北京的第一场考试,毫无任何考试经验可言,而北电广编是我在北京的最后一场考试,说实话,当时的我满脑子只剩下回家吃我爸烧的猪蹄儿。两场都是我心态最轻松的考试,却被我双双拿下。更有意思的是,广编初试卷子都还没发,监考老师就对她旁边的一位老师说:“这孩子行。”而南京的考试中,我用一支舞拿了两个学校三张证,老师也根本没有问我什么实质性的问题。其实,不是老师不走心太随意,很多时候,你凸显的特质尽在不言中。艺考从不缺盲目自大的炮灰,缺的是一份从容的谦卑。


图片7.png


对于大多数参加校考的艺术生而言,再次回到文化课学校,距离高考已不足百日。我们在一轮复习进行到三分之一时去参加集训,这是无法避免的事。一轮是地毯式复习,二轮是架构式专题,三轮是打靶式突击。个人认为,落下的一轮可以和二轮一起进行(仅仅针对文化课冲击普本线的选手,底子好的抓一抓直接开二轮也可以)。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。不要一时心急于别的同学盖高楼,你一轮没夯实,顶多是个豆腐渣平房!!!上课紧紧咬住老师二轮的知识点,不懂就问,问完了之后就根据这个点下切,去找你一轮落下的东西赶快补上。这样到高考之前能把你的网补个差不多,网不住虾米(细碎知识点),网住几条大鱼(主干知识点,基础分)还是够用的。最后三个月,就是心无旁骛地学,千万别舍不得自己!剩下的,交给高考就行,只要正常发挥,最后笑得都开心。如果不太正常——比如我,几分之差落榜中传,也别难过!后面总有更多惊喜!在机构,老师和学生总喜欢长一声徐老师,短一声徐老师,承了大家的好意,把我一路“喊”进了南师,实则美事儿一件呐,嘻嘻。

最近几天,新闻网页上沸沸扬扬的“亳州一中”学生达到清华北大录取线,没有选择“清北”,而是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,发展自己的兴趣和特长。这种选择很多人不理解,但其中酸甜苦辣我也可以说略知一二。在这里我想要感谢我的传媒学校老师们,在大家努力劝说我奔着名校光环时,他们始终站在我的立场上,认可我的选择,并支持我的选择:

填志愿的时候,我知道自己的文化课比值可能相对于中传来说低了一些,如果选择北京电影学院,就是稳录。可对于我来说,一批次的志愿就是单选题,中传是我的理想院校,那就是一批次的归属,别的,我不想将就。在许多人看来,这是一种无理的偏执,也有许多人在不停的劝我让我在最终填报前改志愿。这个时候,高校机构老师坚定地站在了我身边,他们没有站在所谓的“名校升学率”而去“绑架”我的志愿,“卸载”我的目标。我就是冲着综合类院校去的,不是我选择了学校,而是学校选择了我。众多985,211综合类学校中,因为我的排名比较靠前,甚至我的志愿都填不满。南师大是在综合地域未来潜力、院系专业设置、生涯规划发展以及个人家庭因素等多方面后的决定。单方面的以学校与学校之间的差别来进行考量是很失偏颇的,独立自主的选择值得被尊重,也值得去坚守。

最后,我相信艺考这条路上很多伙伴同我一样:

见过零点杭州,看过三点南京,路过六点北京;

听过一路欢笑,流过一路眼泪,走过一路沉默;

拼过傲气,搓过锐气,却从未,从未——放弃。

即使是最渺小的我,也要有大大的梦。既然没有时间去做所谓的挣扎和浪费,就只管奋勇向前,只要努力,前方就一定是选择的路口而非梦想的尽头。我不想盘问失意时心底到底有多么落寞不甘,我只希望,所有的付出在那年盛夏都有答案!